凤凰形金插饰

TIME:2015-09-21

在南京市博物馆《云裳簪影——宋明服饰展》中,有一对凤凰造形的首饰十分引人瞩目,这就是1977年出土于南京太平门外板仓明代徐俌夫人朱氏墓中的一对凤凰形金插饰。

凤凰形插饰为金质,一件长22.3厘米,一件长22厘米,至今金光灿灿,毫无污染。簪针扁平,与一般金簪的簪针末端不同,将其弯曲呈钩状。上端亦弯曲连接簪首。簪首造型为一只凌空飞舞的凤凰,尖喙,羽冠,丹凤眼,昂首挺胸,双翼外张,振翅欲飞,羽毛层层叠叠,尾羽飘拂,伫立于如意形祥云之上。整个造型在追求形似的同时注重显示凤凰高贵的品质,象征着富贵与吉祥,是一件十分精致的艺术珍品。

凤凰形金插饰工艺非凡,用细如毫发的金丝和谷粒大的金珠,根据凤凰的各部位特征分段制成。凤首和凤爪用炸珠工艺,先融金为珠,再将状若谷粒的金珠交错排列,点焊连缀而成。凤眼、凤喙以锤鍱方法加工而成。凤身系堆垒成形。凤的羽毛用两股细如发丝的金丝拧成一股,弯曲成羽毛状,层层叠压。凤翅、尾羽及凤凰双足下的祥云用掐丝工艺,先以金丝掐出翼羽、尾羽和云朵的形状与轮廓,继而用垒丝工艺将各种卷云状的金丝分别在轮廓内平填,形成形状大小均相同的镂空纹饰。最后将各个部件进行攒焊,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就此成型。制作过程中运用了累丝、炸珠、焊接等多种工艺,手法精巧、纯熟,精细,复杂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明代首饰制作,尤其是金首饰的工艺,继承了前代的传统技法,并在此基础上有所发挥,精工细作,使得当时的首饰富丽堂皇,熠熠生辉,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较前代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此对凤凰形金簪整体造型华美典雅,生动飘逸,而平填、焊接等细微之处也处理得一丝不苟,干净利落,玲珑、精细至极,正是明代金银细工的高超水平的代表作品。尤其是累丝工艺的运用,使得首饰造型更加生动,富有立体感,同时较以往更为轻盈、秀丽,堪称金银器手工制作所能达到的精细之最。

这座墓葬的墓主人徐俌(1450-1517),字公辅,凤阳人,徐达五世孙,成化元年(1465)袭魏国公爵。成化十五年(1479),奉孝陵岁祀,掌南京左军都督府事。弘治九年(1496),掌中军都督府事,守备南京。弘治十三年辞解任,获准许,加太子太傅。正德六年(1511),仍奉命守备南京。徐俌先后历官数十年,性最孝,持身廉慎。对权贵,气刚严,不少抑,见者莫不畏惮。正德十二年(1517)七月十二日病卒于官。年六十八。赠太傅,谥庄靖。经考古,徐俌墓葬为夫妇合葬墓,他与夫人朱氏、王氏同葬于南京板仓徐氏家族墓地。由于是采用了石灰浇浆的方式砌筑的墓穴,墓内棺椁既尸体均保存完好。当时墓葬发掘在南京曾有不小的轰动,引起社会的关注。从凤凰形金插饰出土于徐俌墓中,我们可以得知,这类首饰是明代贵妇人所佩戴之物。在徐俌夫人朱氏和王氏墓中,与这对金插饰同时出土的首饰还有很多,包括头饰、耳饰、腕饰、指饰等,种类丰富,造型别致,纹样精美,工艺精湛,是南京明代考古发现的珍贵文物,同时也是研究明代金银首饰制作工艺的重要历史资料。

与凤凰形金插饰形制相似的金簪在湖北钟祥明梁庄王墓、江西南城明益端王朱祐槟墓及江西明益宣王朱翊鈏夫妇合葬墓中均有出土。朱翊鈏夫妇合葬墓中出土的凤凰形金簪,簪脚刻有铭文“大明万历庚辰五月吉旦益国内典宝所成造珠冠上金凤每只记重贰两贰钱八分正”,由此可知,它的用途应插戴于珠冠之上。从南京市博物馆馆藏的明代南京刑部尚书顾璘夫人画像中则可以更为直观地看到,这种成对的凤凰形金插饰插于凤冠两旁,是凤冠的一部分。凤头外展,凤喙中空并衔接长串珠结,垂至肩部。从目前的考古发现来看,这类制作精美的凤凰形金插饰和金簪都出土于身份较高的命妇墓中,应有着礼制上的特殊意义,值得我们在欣赏的同时,对其中蕴含的文化内涵作进一步的深入研究。